西甲

揭秘汪精卫病逝的真相竟是被人下毒谋杀致死

2020-02-15 17:5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秘汪精卫病逝的真相:竟是被人下毒谋杀致死

汪逆遇刺,弹留后脊

汪精卫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时间较早,又因谋刺摄政王被捕入狱,几乎丧生,名声远播国内外。他一直看不起上台较晚的蒋介石,曾成立“改组派”反蒋。直到1931年底汪蒋合流,蒋主军,汪主政,汪精卫出任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两个人始终还是面和心不和。

1935年11月1日,四届六中全会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召开。清晨,中央委员们先集体到中山陵“谒陵”,九时,返回中央党部开会,由汪精卫担任大会主席。

开幕式结束,全体中央委员在礼堂门口就座以后照相。照完了相,大家正在起立的工夫,突然从席中蹿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来,用隐藏在照相机中的手枪向汪精卫连开了三枪:击中汪精卫的左颊、左臂和后背脊柱骨。

刺客叫孙凤鸣,原来是十九路军的一名排长,只因不满蒋汪步步退让的卖国投降政策,实施暗杀。

经抢救,汪精卫总算保住了性命,脸上和手臂上的子弹也都取了出来,另一颗深埋在后肋骨与脊椎之间,一者因为汪精卫当时身体衰弱,经不起大手术;二者当时的医术不高明,一时间无法取出。医生认为:只要注意保养,这颗子弹即便长期留在体内,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从此,这颗子弹就留在了汪精卫的身上,但时时发作,引起阵痛。

心力交瘁,旧创复发

1943年8月,侵华日军限令南京伪国席汪精卫调集大米100万石、壮丁20万名,用以支持日本的东南亚战争。这期间,敌占区内反汪呼声甚高,汪伪的命令根本没人听。汪精卫左右为难,一筹莫展。

11月底的一天,侵华日军总参谋长松井太郎和犬养健上门来催粮催丁,汪精卫急忙下楼来迎接。心中烦恼,脚步也就慌乱,一脚蹬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8年前脊椎骨负伤处正好磕在楼梯的棱角上,当时就昏了过去。

为此汪精卫旧创复发,从后背疼痛逐渐发展到前胸、两肋,呼吸、咳嗽都疼痛。12月19日,他住进了南京日本陆军医院,由外科军医后藤做手术取出了1935年11月留在后肋的那颗子弹。术后住进北极阁一所精致的小公馆内休养。这所公馆本来是宋子文的,南京沦陷后被日军侵占。汪精卫投降后,日本人赏给他作为官邸之外的公馆。

这期间,陈璧君因为广东有急事,离开了南京,汪精卫小公馆的病床前面,一概都由他的情人施旦料理。

1944年元旦以后,汪精卫病情加重:体温增高,四肢麻木,大小便失禁,终于卧床不起,不得不从北极阁迁回颐和路官邸。到了1月中旬,汪精卫下肢麻木,失去知觉,已经不能站立。他的私人医生德国人诺尔明确表示:目前的医学已经无能为力。

到了2月中旬,日本派骨科专家黑川利雄赶来南京给汪精卫诊断,判定为骨肿病,已经进入危险期,考虑到南京医疗条件较差,无法进行大手术,建议到日本去治疗。陈公博认为治愈的希望不大,主张不去为好。陈璧君从广东赶回来,主张尽一切可能极力挽救。陈公博不便过分反对,于是决定让汪精卫转日本治疗,日本的东条内阁经过讨论,决定把汪精卫送到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诊治,因为那里的骨科是全日本最好的。

1944年3月3日上午,汪精卫在病榻前召见陈公博和周佛海,眼泪汪汪地说:“我这次到日本去治疗,凶多吉少。南京就交给二位了。我知道二位之间,有点儿小小的隔阂,希望你们以大局为重,精诚团结,苦撑苦熬,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吧!”

上午11时左右,汪精卫半倚病床,潦潦草草地写了一张最后的“手谕”,交给陈、周二位。这实际上就是汪精卫的“遗诏”。内容如下:

铭患病甚剧,发热五十余日,不能起床,盟邦东条首相派遣名医来诊,主张迁地疗养,以期速痊。现将公务交由公博、佛海代理。但望早日痊愈,以慰远念。

下午1时,汪精卫乘坐的专机“海鹣”号飞赴日本。同行的有陈璧君,子女文惺、文彬、文悌,女婿何文杰,翻译周隆庠,南京中央医院院长黎福,以及侍卫、仆从等人。

汪精卫的专机到了日本以后,在名古屋军用机场降落。名古屋军区师团的救护车和警备车早已经等在那里,立即送往名古屋帝大医院。

名古屋是日本仅次于大阪的工业城市,而且大都是军事工业,因此也是美军轰炸的重点地区。当时日本的海空军作战失利,海上大门早已经被美军打开,美国的航空母舰就停泊在日本海上,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一批批地飞临日本的本土上空轰炸。日本人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日夜开工,在汪精卫病房的楼下建造了一座相当坚固的防空地下室,有电梯上下直接相通。

汪精卫到达名古屋的当天晚上,日本就集中了第一流的骨科、神经外科和麻醉专家会诊,做出手术方案,于3月4日夜间,由青年医师龟田良红主刀,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削骨去毒手术,切除了4块有病变的骨头和3根肋骨。手术之后,麻醉药药性刚刚退去,汪精卫用手摸摸,已经有了知觉,第二天两脚就能活动,4天以后下肢逐渐正常。汪精卫感到病愈有望,十分高兴,对老婆孩子们说:“看来我命不该绝,还有希望回到南京。”

声东击西,下毒谋杀

根据医生建议,汪精卫手术以后,当以静养为主。这期间,他的生活主要由陈璧君照料。陈璧君自小娇生惯养,自己都要别人照料,怎么会照料别人?特别是进入夏季以后,名古屋出现前所未有的高温,由于电力不足,医院的冷气开动不起来,加上经常停电,连电风扇也成了摆设,陈璧君身体肥胖,特别怕热,一把芭蕉扇总是不离手,进入汪精卫病房,也不顾丈夫病中怕风,经常门窗大开。

这期间,广东出了一件大案,需要陈璧君亲自回去照料。

日本这边,汪精卫见河东狮去了,心情大好,因此更加思念起施旦来。他坚持要返回南京,但是日方坚决不同意。他无可奈何,只好急电召见周佛海。8月4日,周佛海应召到了日本,与汪精卫密商之后,出面与日方交涉,最后终于达成了让汪精卫返回上海的协议。

在周佛海的安排下,汪精卫秘密返回上海,并且把施旦弄来专门护理。为制造汪精卫“仍在日本治疗”的假象,他的子女们暂时仍住日本,并经常在公开场合露面。

汪精卫为什么要返回上海,却不到南京呢?因为他得知上海虹桥医院有“镭锭”。镭是放射性元素,对恶性肿瘤有疗效,还能进行腔内及组织间治疗。医生和他自己都认为:如果用镭锭作为配合治疗,对汪精卫的恢复健康,或许有一定帮助。

当时陈璧君还在广州,汪精卫到上海,就用中文密电打到广州德政北路陈璧君的寓所,告知他已经返回上海。陈璧君也用密码回电,要他千万别公开露面,必须改名换姓,住进上海虹桥医院

,接受镭锭治疗,一切等待她到沪以后再做安排。

这两份密电,都被重庆军技室中文组截获并破译,送交蒋介石。蒋介石觉得汪精卫既然已经秘密返沪,又是住在医院里,防卫一定不如以前严密,就命令戴笠趁机暗杀。

这一次机会难得,戴笠立即派人潜入虹桥医院,买通医生、护士,每次给汪送药的时候,秘密掺进适量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据说是玻璃粉)。

到了同年10月,汪精卫终于毒发死去。(原文来自书房记的头条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