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娇娘有毒 第135章 表妹

2020-01-16 16:2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娇娘有毒 第135章 表妹

萧瑜几乎怀疑她幻听了,这语气……怎么钟朗也有对花玥不满的时候?还像弄得像小媳妇赌气似的……

有情况!

另外,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燕似乎看出了萧瑜的疑惑,微笑附耳过去,轻声道:“玥公子和钟将军乃同门师兄弟,两人皆通周易。”

萧瑜恍然。

不过此前倒从未听说过花玥也会这个,莫非钟朗名声太盛,所以花玥会测算之事就被人忽略了?

只见花玥笑了笑,道:“也好。”

凌轶很早之前就无意间听钟朗提过,花玥所学远胜于他,只是鲜少为人占卜所以声名不显,此刻顿时生出几分兴趣来。

花玥已经依据时辰名字起了一卦。他伸出纤长的食指在石桌上划了几下,沉吟起来。

几人没有打扰,在旁静等。

过了片刻,花玥才道出他测算的结果:“子超节哀,从卦象来看,所寻之人已经亡故。”

花玥并非信口开河,他卜卦所得,萧云早在二十年前就遇上水难客死他乡了。

即使多年过去,凌轶也认为这位从未谋面的舅父多半已不在人世,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一阵沉默。

凌燕生出了几分悲戚之感。

随后花玥又杜撰道:“根据卦象的显示,他留有一女;且萧姑娘之父与石溪居士命格相近,应为同一人。”

闻言,凌燕一扫之前的伤怀,惊喜地抬头:“此话当真?”

凌轶亦稍感安慰。既然五舅已经故去,能寻到其女儿就是一件好事,在母亲和外祖母那里也有个交代。

何况这位表妹不仅救过凌燕,与二人还是好友。

萧瑜则是满脸怀疑。

钟朗已经私下另起了一卦,登时无言。不过,萧瑜确实出自兰陵萧氏的旁支,花玥此举既给萧瑜安排好了名门闺秀的身份,也能聊以安抚萧、凌两家寻人不获的悲伤。

虽说花玥这样做的时候只为了萧瑜。并非替这两家考虑。

凌燕几人皆求证地望向花玥。只见他点了点头,微笑对钟朗道:“要不宣明来看看?”

钟朗已转身往院内行去,淡然道:“若连子琛都算不准,我何必献丑?”

蒋青原在跟上钟朗的脚步之前。拱手笑道:“恭喜凌大将军、凌姑娘和萧姑娘得以团聚,既然我刚好碰上了,改日正式入宗祠定携礼相贺,萧姑娘可一定要备上美酒!”

凌燕已一把搂住了萧瑜,喜不自胜道:“阿瑜。你听到了没有,往后你可得改口唤我姐姐了!”

花玥在旁微笑道:“那我也不打扰几位相叙了。”

蒋青原也凑热闹地道:“真是令人好生羡慕,我得回去翻翻家谱什么的,指不定也能和萧姑娘沾上点关系。”

凌燕顿时扑哧地笑了。

萧瑜有些发怔。她还云里雾里弄不清是什么状况呢,这认亲之事就已经尘埃落定了?话说也不用确认一下画像什么的?

凌燕依然欣喜地说个不停:“外祖家这一辈的原来就只有那几位表兄弟,连个说话的姐妹都没有,如今可好了,多了阿瑜这么个妹妹,娘亲和外祖母肯定也很高兴!”

萧瑜被凌燕的喜悦感染,对认亲之事多了几分期待。却仍有些犹疑:“这样是否有些轻率?”

旁边凌轶但笑不语。

凌燕摇头道:“怎么会呢?如今不仅有玉牌和墨兰图为信物,而且卜卦乃是天意所示,定然错不了的。阿瑜你太患得患失了。”

萧瑜还要说什么。

凌轶道:“母亲和外祖母盼五舅已是望眼欲穿,如今能见到你也可以慰藉多年的苦等。”

话语间感叹万分。

萧瑜自然明白亲人离散的悲痛,忆及双亲的离世,双眸又浮上了些许水雾,不由低头掩饰。过了片刻,她才开口道:“只是我父母皆已去世,老人家知晓了怕也会哀恸。”

凌燕轻拍其手背,安慰道:“别伤心了。五舅舅和舅母若在天有灵,知晓你认祖归宗定然也十分欣慰。”

萧瑜闻言想到父母当年说起自己的姓氏,不禁更加难过。但她很快收拾心情,微微一笑。

“你说得对。这是喜事呢。”

“没错!”凌燕登时笑了,催促萧瑜快叫她一声姐姐来听。

尽管萧瑜觉得此事还有许多疑团,见凌燕如此,还是大方地行了个礼:“燕姐姐好!”

凌燕笑得分外灿烂,一下子拉起萧瑜的手:“妹妹不必多礼!”

旁边的凌轶笑道:“怎么只记得姐姐,却把哥哥给忘了?”

听凌轶说得如此亲近。萧瑜顿时有些不自在,但是出于礼节,她确实应该与他见礼。

萧瑜放开凌燕的手,往后一小步,规矩地行礼:“表哥万福。”

凌轶笑道:“快请起!”

此时已近傍晚,蒋青原准备回城,路过刚好见到这一幕,当即笑道:“怎么没有见面礼?凌大将军可不能太小气了!”

凌燕立刻哎呀一声:“我怎么把这给忘了,但今日也未料到会有此事,没带什么出来。”

蒋青原与凌轶笑谈几句,就离开了。

萧瑜见凌燕仍在翻找,莞尔道,“既然是姐妹之间,何须在意这些,蒋公子不过是说笑罢了。”

凌燕从发间拔下一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如意钗,递过来,嫣然笑道:“且以此钗权当见面之礼也好。”

这是凌燕母亲的嫁妆之一,用料上乘,做工精致。

萧瑜也有一匣子这些宝玉珠翠,看出了这钗的贵重,就想出言婉拒,还没有开口,凌燕已经嗔道:“我是因为今日身上未带什么好物件,才以此钗充数的,你若不收,可是看不上我这点心意?”

萧瑜只好收下了。

凌轶见萧瑜收下了玉钗,当下笑道:“我书房收有五舅的一卷兰竹图,刚好作见面礼,明日就让人送过来。”

说笑了几句,花玥让远志将三人请到厅中。

凌轶想起一事,问道:“阿瑜可留有五舅父的画像?若没有,不如绘下一幅,好给母亲和外祖母看下。”

很快,萧瑜就将画像绘了出来。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

因丹青技艺有限,萧瑜画得并不是非常相似,却因倾注了太多的感情,让她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那个暖春。

恍然如梦。

凌轶和凌燕曾经看过萧云的画像,此时点头道:“五官相似,应该不会错了,绘画难免有失真之处,何况已经隔了数年,相貌有些变化也很正常。”

萧瑜回神,有点疑惑。

在长乐山庄用过饭,凌轶遣回城去取画像的人也到了。图中正是萧云十五岁的样子。

从画上看来,萧云长得俊逸不凡,与萧瑜的父亲确实有几分相像。

凌燕早已认定了萧瑜就是她嫡亲的表妹,因此并没有什么意外;而萧瑜初时并不相信那卜卦的结果,如今却动摇了。

花玥和钟朗才知晓其中真相。

天色已暮,夕阳给大地染上了艳红的霞光。

几人与花玥钟朗作别,各自回家。临行之前,凌轶将萧瑜绘的画像带走了,准备给京城捎信,告知他母亲寻到萧瑜这件事。

回到大将军府,凌轶让长随秦虎将那画像收好,秦虎乐呵道:“待夫人知晓找到了表姑娘,肯定很高兴。”

凌轶微微一笑。

或许萧瑜并非他真正嫡亲的表妹,但假若这样真能让母亲宽怀,那他没仔细调查就将她认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还是那么秀美灵慧的一个小姑娘。

他现在比较奇怪的是,怎么感觉好像子琛对萧瑜的事情格外上心的样子?是因为解毒的事情吗?

萧瑜回到家,将与凌轶兄妹两人相认了的事情告诉肖佩和肖玉成,道:“我总感觉不真实。”

肖佩早已猜测萧瑜出身不凡,如今很是欣慰:“傻丫头,兰陵萧氏与凌家皆是名门望族,怎会胡乱认亲?以后我就不必为你担心了,萧家肯定会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

旁边的肖玉成就有些黯然。

萧瑜只注意到肖佩的话,立即回过神道:“若真如此,那可怎么办才好?”

肖佩怔了一下,哭笑不得:“萧家嫡女身份贵重,长辈定会与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夫婿,断不能委屈了你。这样的好事别人还求不来呢,你那是什么话?可不要胡来。”

萧瑜怏怏道:“这样有什么意思。”

肖佩伸指在萧瑜额上戳了下,无奈道:“你呀……我倒想起一事,时下姑舅表兄妹作亲的不少,你之前与大将军传过闲话,如今还是男丧妻、女未嫁的,会不会……”

萧瑜一下子跳起来:“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当初爬床之事牵涉到凌轶的妾侍,凌家的长辈肯定也知晓了那些流言,为萧瑜的闺誉考虑,若她成了萧家嫡女,还真有可能被安排嫁给凌轶。

毕竟对于萧家而言,凌轶的条件当真不差,何况两家还是表亲!

萧瑜一脸沮丧。

往后遇上凌轶还是避开比较好。且不说担心长辈乱点鸳鸯,即使凌轶已有妻室,她也应该避嫌以免误会。只因有些表妹不仅心机深沉、胡搅蛮缠,还痴恋表哥乃至不择手段,实在让人讨厌。

还好,她毕竟不是寄居在凌轶家,不至于变成那等惹人憎厌的表姑娘。(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医院治病怎么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看病好不好
贵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沈阳哪家医院好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