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大三学生卖破烂凑首付称赚钱是人生常态

2019-12-05 07:2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三学生卖破烂凑首付 称赚钱是人生常态

      李振给找零钱。昨天,在接受采访时,李振提出要求支付采访费。近日,他为挣钱,在从事家教的同时,将旧货废品存放在宿舍内,其室友发帖表示不满。 本报 吴江 摄

      将旧货废品存放在宿舍内引室友不满;有同学赞其自力更生

      每年假期都不回家、每天坚持打至少两份工,还将一些回收的旧书或旧货存放在宿舍内,引发室友发帖表示不满。

      北京师范大学大三学生李振称,他攒钱是希望凑足房款首付。

      有同学称其“想钱想疯了”,不应影响别人生活,也有同学认为其自力更生他人无权指责。

      室友不满“宿舍成垃圾堆”

      “西北楼有个捡破烂翻垃圾箱的同学……恳切号召大家捐点钱给他吧。我们活不下去了,宿舍成垃圾堆了,各种脏乱臭……”7月8日,友“小红枣”在北师大论坛“蛋蛋”上发帖称。

      据友们介绍,这名捡破烂的同学是该校文学院24岁的学生李振,来自安徽农村,同时干五六份家教,还赚各种小钱,人称“zhenge”,在学生之间颇有些名气。

      昨天下午,友“小红枣”、李振室友称,因为李振经常把旧货、废品带回宿舍,他们之前就因此发生过争执。他发帖还是想内部解决,不希望此事被过度公开对李振造成负面影响。

      李振的宿舍,十余平米,中间摆放着桌子,有六名学生居住。李振的床铺位于进门左手边,周围整齐地码放着袋装的物品,空间显得狭小紧凑。由于宿舍门口恰好对着公共厕所,室内的空气流通也不好。

  针对“财迷哥”褒贬不一

      李振所属宿舍楼的服务台值班人员称,李振三年来“钻到钱眼里”。大一时,李振是宿舍长,后来因李振“拿回来的破旧东西”占据了太多的地方,其与室友矛盾开始凸显,去年八月曾发生过一次激烈争吵。

      该值班人员称,宿管们认为李振并没有触犯宿舍管理规定,只是占用较多公共空间,所以没有对他采取什么措施。宿管们反倒觉得他为人老实、懂礼貌,有时还会在服务台帮他暂存、保管物品。

      与李振接触过的学生们描述,除了倒卖旧书,有时学生军训淘汰下来的小凳子,也被李振回收回来,有时他还抱回来一把二手吉他,有时还攒点饮料瓶拿到校门口卖。

      与李振同住一楼的学生,有人称李振为极品、“想钱想疯了”,有人认为其自力更生、他人无权指责,也有人认为如果他确实影响了别人的生活,应该尽快协调解决。

      【谈赚钱】

      我带家教,一天最多赚过四百块……下午和晚上做两个家教,下午的,教一小时、陪孩子玩一小时,晚上的是包月,一个月2500元。

      【谈攒钱】

      付首付。因为房子是不动产啊,有了房子才不会贬值……

      【谈学习】

      大二的古代汉语还好,大三挂了一科

      【谈指责】

      无所谓,我根本就没有上看,我也没时间看。

      【谈资助】

      困难可以做家教赚啊,谁也没有义务给人钱。

   ■ 对话

      “赚钱是人生的常态”

      昨日中午,采访李振时,李振提出接受采访需要按小时收费,标准与做家教接近,每小时50元,半小时25元。

      新京报:听说你暑假也不回家?不陪陪家人?

      李振:有啥可陪的,平时打打不行了嘛,现在这个社会,最主要得独立,靠谁也靠不了。我家里也行,我妈是计生干部,我爸做生意。

      寒假、春节不回家,我去年暑假回家三天,做了两天半家教。

      新京报:大学三年,花了多少时间在家教上?

      李:大一的时候,没有做过家教,天天泡图书馆。大二上学期做了一点家教,大三才开始做好多,并没有太耽误时间。

      新京报:为什么对赚钱这么迫切?

      李:不迫切呀,做得很悠然,我带家教,一天最多赚过四百块。现在我早晨7点多去锻炼,10点多回来,吃个午饭,下午和晚上做两个家教。下午的,教一小时、陪孩子玩一小时,晚上的是包月,一个月2500元。

      新京报:听说你也捡塑料瓶卖?

      李:多少捡一些,但那不是我的主要事,算是兼职吧。

      新京报:你每月花销多少啊?

      李:没和同学们聚餐喝过酒……

      新京报:你抠门吗?

      李:不抠,我吃饭一天都得几十块钱,在赚钱中省钱,不吃午餐了就能省钱?只要钱来得正当,什么名声不名声,我又没干违法的事。

    新京报:赚了钱做什么?

      李:付首付。因为房子是不动产啊,有了房子才不会贬值……我也不需要什么,我是免费师范生,国家是确保工作的,但单位不可能分房子……我就一句话,赚钱是人生的常态。如果把常态都丢了,人生就没有了。我妈也能给我买得起房子,但我也不指望他们,毕竟就那么点钱嘛,拿出来家里就没有了。

      新京报:听说你每天去两次银行?

      李:把赚的零钱都存起来啊。

      新京报:你有其他投资吗?

      李:没时间玩理财产品,但买彩票,就中过五块。要中一次也就够了,也不用捡那些瓶,上学也不用天天讨好同学……

      新京报:你成绩怎么样?

      李:大二的古代汉语还好,大三挂了一科,也不是不好好学习,我普通话一级乙等,汉字水平测试一级一等,他们大部分都是二级甲等。

      新京报:你能理解室友发帖谴责你吗?

      李:无所谓,我根本就没有上看,我也没时间看,我的主要时间就是健身、做家教,我在附近小区办的健身卡一年2800元。

      新京报:看到困难的同学,你会资助他们吗?你做公益吗?

      李:困难可以做家教赚啊,谁也没有义务给人钱,我做公益就是捐书……好了,时间到了,我真的得回去做家教了。

玄幻
亲子教育
金牛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