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剑道师祖 第七百四十一章在劫难逃(五)

2020-01-16 18:0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道师祖 第七百四十一章在劫难逃(五)

上有狐刀掌劲围困,下有青色长矛贯通而来。

冰泓强撑快刀,豁命死战。陆鸿则虎视眈眈,见缝插针。段飞扬本就感觉处处掣肘,这杆青色长矛一出现更觉魂飞魄散。

周身散发着青色寒光的长矛冲飞而起,直插云霄,下方的气流在一瞬之间被搅动,长达丈许的巨矛通天彻地。

段飞扬慌忙荡开冰泓的快刀,绣球一甩连带着自己也横飞了出去,几乎是踩着那夺目的青光疾飞出百尺之外,锐利的枪芒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飞过。

“轰”,

青色的巨矛横飞而上,径自破开云空,一瞬间枪芒横扫,青光四散,连黑色天穹上的云层也被戳了个通透,枪芒卷起流云一圈圈向远方荡漾开来。

段飞扬鼻尖上有几点鲜血飞起,低头看时只见一具黑色的盔甲正站在长街中央,仰起头,空荡荡的头盔下两团鬼火像无情的双眸般直直盯着他。

“阴兵鬼将”,

段飞扬心中一惊。

内城的阴兵多是一人高,这具铠甲却足有半丈多高,十足的一个小巨人,身上的黑色铠甲古朴沧桑,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了裂痕,但谁也不会怀疑这具铠甲的坚硬程度。

它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阴冷冷的气息,有碧幽幽的火焰缭绕在他的手掌,手臂和腿上。

那明明是火,但段飞扬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相反,他只觉得心中一片寒意。

几乎一瞬间他就想到了阴间的鬼将,据说这种东西只存在于酆都和鬼将,凡间的兵器无法杀死他们,只有执掌酆都的鬼王和精通各类奇术的少正冶能杀死它们。

有杀死它们的能力,当然也有统御他们的能力。

眼下荒丘戏城的内城就有不下数万阴兵,近三百鬼将。

这只鬼将身外已有十数具尸体,都是庄姜留下的暗桩,他们死的奇形怪状,有的被扭断了脖子,有的被撕裂了身体,还有人被拦腰砍成了两截,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死的都不太安详。

不仅段飞扬,陆鸿和冰泓也不无诧异地看向这只鬼将。

瞳术,武技,傀儡术,统御阴兵鬼将......,少正冶的手段堪称神鬼莫测,但他们却想不通这看起来毫无意识的鬼将是如何分辨出敌人和自己人的。

“嗖”,

“呼”,

下一刻他们的思绪就被打断了。

下方如铁塔般的鬼将抬起臂膀,大手一张方才插入云霄,将天穹都几乎捅开天穹的那杆青色巨矛呼啸一声坠落了下来,狂风呼啸,巨矛坠落之势直欲将空间都撕裂开来。

同一时间远处传来几声爆炸的巨响。

响声不停,南面不断有火光冲天而起,硝烟弥漫,直冲霄汉,段飞扬远远地就看到已经快到外城城门处的雄邪郎莫名其妙被炸的粉身碎骨,连哼都没能哼一声就在那可怕的爆炸声中碎成了肉块,而少正冶正则一步一步向那飞舞的血肉走去。

“他妈的,老子不玩了”,

段飞扬吓得心胆皆寒。

陆鸿,冰泓两个小辈就算联手,就算突破极限,功力大涨凭他的修为根基都尽可以对付,加上鬼将他也不怎么惧怕,凭他的身法即便打不过总也能逃得掉。但对少正冶他是畏惧到了骨子里。

雌雄邪郎的能耐他是知道的,论战力他比化血手,点石成金,枯叶蝶三人都要高出一头来,加上尸鬼的特殊身份,非是道派,佛门中人很难伤到他的性命,是以他这个飞云堂堂主对雌雄邪郎也常常避让三分。

而这个让他十分忌惮的雌雄邪郎对上少正冶时却没有丝毫抵抗之力,七魔少君似乎连动也未动就粉碎了他的一具身躯,一旦他杀掉雌雄邪郎的本体,腾出手来,只怕自己就算豁出命却也很难逃出生天了。

当下毫不犹豫运转身法就逃之夭夭。

“把面具还回来”,

见他要逃,夏纱眉头一凝,指尖一点玉叶刀再次浮出。

这个时候段飞扬却没有心思与她纠缠,见她仍不愿放过自己,转过身手掌轻轻一抖,十数张苏烟儿的人脸面具就如同变戏法一般出现在他指间。

然而下一刻他指间就腾起一道火焰,当着夏纱的面把那面具烧了个干干净净。

夏纱一下子呆住了。

段飞扬手掌一样,漫天火灰飞舞,道:“夫人不要再纠缠了,这张脸你戴了十几年了,你真能安心的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吗?还是少正冶会因此对你更好一点?”,

“都不会,你越是戴着这张脸少正冶就越是忘不了那个死去的苏烟儿,越是沉溺在自己编织的梦境中,越陷越深;而夫人为了得到他的宠爱也只能一直伪装下去,和他一起越陷越深。但别忘了,凡是梦总有清醒的一天,你把自己变成伪装成另一个人,等他醒来的时候又怎能记得你的样子?”,

夏纱身子轻轻一颤,咬着牙狠狠地盯着他。

“与其这样沉沦下去,不如段爷今天就烧了这张脸,至于少正冶究竟对你有情有义,还是冷酷薄情,就请夫人听天由命吧”,

他说话间已飞出了十数丈。

“都说七魔少君少正冶沉沦于自己的梦中,呵,夫人又何尝不是一直在自欺欺人?”,

冷笑一声转过身,身形闪了几闪便消失在黑暗中。

夏纱眼中只剩下空中飞舞着,很快就消散殆尽的灰烬,她怔怔地呆了很久才苦笑一声,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夏纱姐姐”,

晏小曼看的心痛,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道:“夏纱姐姐,那个人虽然浮浪,但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伤害姐夫的是那个该死的苏烟儿,又不是你,他虽然救了你,但姐姐你,你们涂妖一脉的狐族为他付出的何曾少了?他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受委屈?”,

“这张脸毁了就毁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带它,如果姐夫因为失去了这张脸就不要你你就跟我去青丘国,去拜剑红楼,去红尘剑阁,去杏花村...我...我绝不再让人欺负姐姐”,

她紧紧握着夏纱的手。

平乡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伊春林业管理局中心医院怎么样
河北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临沂男科医院哪好
雅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