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电改动刀缓解压力的自选动作先砍向多种经营

2019-10-20 01:5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电改动刀 缓解压力的自选动作先砍向多种经营_中心_()

十几天前,一份《关于进一步规范各级企业与多经企业关系的意见 (试行)》的讨论稿摆在了刘力(化名)局长的案头。

刘力是四川省某地级市供电局局长。如果这份文件正式下发,刘力就要对供电局下属的几家多种经营企业“大动干戈”了。

根据上述文件,国家电公司正在酝酿一场“主多”分离改革。改革的第一步,是要那些在多种经营企业兼职的主业人员在未来3个月内全部退出。

b 清理多种经营 /b

目前

,上述文件已经发往国家电系统。根据这份文件,国家电公司分别在管理、财务、人事、业务、股份五方面划分了多种经营企业与主业的关系。

文件明确,主业不得参与多种经营企业的经营决策和经营管理活动,主业人员在这些企业兼职者要全部退出。

文件还要求各级企业清理、收回有关多种经营企业无偿占用的主业资产,严禁为没有产权关系的企业提供担保,对历史形成的委托贷款和担保等进行全面清理,实现资产财务分开。

此外,各级企业的电核心业务一律不得外委、外包,这也意味着目前从事电运行维护、检修业务、以及电通信、信息等业务的多种经营企业将退出这些领域。

清退各级干部在多经企业的股份及投资也是文件的核心内容之一。文件要求持有多经企业的股份各级领导成员应采取合规方式全部退出。同时,明确各单位不得以企业名义发行或决定职工投资企业或职工持股会,不得组织或动员职工进行信托活动和自然人投资活动。

上世纪80年代初,电力企业为安置富余职工,利用部分国有或集体资产投资成立了一些“三产”企业,开始投资与主业相关的电力设施修造、电力物资的生产、销售或其它面向主业的服务,后来逐渐演变为职工投资持股企业为主体的民营多种经营企业,并成为了电力主业职工的福利提供方。

由于涉及企业面广,加上相关利益错综复杂、政策相对滞后以及配套措施不足,电力多经辅业分离改革从2005年开始启动试点,但推行难度大、步履缓慢。

以刘力所在的省级电公司为例,下属几家多种经营企业,规模大的产值过百亿元,规模小得产值也有10亿元左右,职工人数在1000人左右,这还不包括这些企业下属的子企业。这几家企业业务主要来源于电力建安、电力物资采购。

某市一家电力多种经营企业2001年成立,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基本按每年50%分红,现在净资产至少10亿元。该市电力局一位内部人士说,他们主业在多经企业持股的职工人数超过3000多人,主业一把手还是多经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主业职工基本人人有股份,“一个职工参股10万,一年下来分红5万很正常。”

为多家电力多种经营企业提供过管理、改制咨询的天强管理顾问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认为,电力行业主辅分离、主多分离改革一直没能很好推进,就是因为主业和辅业在人员与业务上双关联的利益格局

,全系统没有动力去改革。

b 缓解压力的自选动作 /b

国家电公司这场主多分离的自选动作背后,电力改革的环境已悄然发生了改变,阻碍当时电改的“电荒”现象已缓解。

目前由国资委牵头的电力主辅分离方案已基本确定,电监会也在督促监管电企业加快主多分离的行动。

国家电监会日前推出的《2007年供电监管报告》直指供电市场垄断严重,并表示必须加快实施主辅分离、主多分开的改革,制止用户受电工程市场的关联交易。

种种迹象表明,从2002年起迟滞不前的电力改革开始加快了脚步。

根据2002年国务院5号文件,主辅分离是继电力厂分开之后的第二步,充足的电力是保证电力改革最主要的条件,再下一步是“输配分开”(即电力输送和销售分开),最终建立规范、公正和高效竞争的电力市场体系。

“但在国家电主辅业未分离、主多未分离,电企业成本不公开情况下

,输配难以分开,制定电价缺乏成本依据。”曾参与电力体制改革设计的首都经贸大学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说。

“电力改革再往下延伸,难度将不再是辅业,而是多种经营企业。这一步已到了不得不迈的状况,否则就太迟了。”祝波善说。

此时,国家电公司正谋求上市,也面对着资本金不足,负债水平高的内在压力。

b 五个斩断削弱多经企业神经 /b

上海亮电电力建设联社的职工肖钢在看到文件后说,虽然现在收入不菲

,但文件一旦落实,他肯定会选择回到电公司。

根据上述文件,对在多种经营企业工作的原全民身份职工,按本人自愿原则,可选择回归主业或者继续留在多种经营企业。

咨询师李渊认为:“多种经营企业本属泥饭碗,与主业关系斩断后,饭碗的牢靠度更脆弱,怎么保证主业职工收入不下降的情况下,安置好这些回归人员,这将考验国家电管理层的智慧。”

他认为,一批多种经营企业生存不保,尤其不少中小型企业对主业有很强的依附性,由此带来的不安定因素能否消化,也是国家电公司要面对的难题。

国家电公司下属电力科学研究院一位研究员说,多种经营企业和主业切断关系,最核心的是人员和利益的清晰划断。

一方面,电力多种经营企业受主业荫护,承接业务有很大便利条件。如果缺乏投融资制度安排及相关的监督体系,主业和多种经营企业连带关系很难斩断。

另一方面,有些电多种经营企业的领导由主业领导兼任,规避方法手段很多,比如通过信托方式,间接持股等,上述人士说:“虽然文件提到领导干部要退出那些企业的股份,但实际上很难直接去识别和认定。”


贵州癫痫医院哪家专业
贵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的医院
贵阳重点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南阳附睾炎医院排名
遵义癫痫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