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不管为了什么都不要轻易说分手除

2019-11-07 12:0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眼前说: 昨晚的事,真的对不起。 旁边的同学说: 原来他们真的在一起。 林涵很生气的对旁边的同学说: 你们说什么,不知道的就闭嘴! 老师来了问林涵: 林涵,你这几天去哪里啦? 我没事,四周玩玩

下课的时候,他给每一个独步当时人发一张请帖,上面写着:在过一个星期就我的生日,希望每个人都能到哦。我也拿着了,当我拿下他的请帖后,学校里人七嘴八舌的说:她也好意思拿,不要脸!我不知道说甚么,我也不想说。我回到自己的坐位,,整理一下离开了,回到家,跟妈妈商量了一下,然后我们母女俩又换了一个城市。

1個星期很快過去了,在這一個星期里,我幫人家打工攢下一些錢,我想送他個禮物。我在商場里轉了好久,每樣東西都要上千元的,最后沒辦法了,,走出了商場,來到了一家小店,為他挑了一個小熊。回到家里寫上祝愿,,還有我一直想對他說的話:林涵,我真的很喜歡你,可我不能去靠近你,因為我們并不是一個等級的,我靠近別人會說,我是因為貪財才靠近你的。我看得出蒙蒙是真心的喜歡你,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她,呵呵,不知道我送你禮物,你會不會看,我知道送你禮物的都是富貴人家,我送的有點寒磣,希望你能理解 曉浩。

林涵生日那天遭到很多名贵的礼物,不起眼的小熊被他丢在了一边

后来林涵和蒙蒙结婚了,没想到结婚后的蒙蒙大变样,用钱特厉害,一年不到就把家里的钱败光了。林涵从富二代变成了穷小子,蒙蒙也变的大家都不认识她了,整天的在外面瞎混,三更半夜才回家,回来就大吵。一天有人过来收房子了,蒙蒙在外面赌博欠了人家两百多万,她拿房子做了抵押,叫林涵在一个星期内离开这别墅,家里没有甚么值钱的东西了,之前的都被蒙蒙拿走了,他打开仓库的大门,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见了小熊,因为它是最不值钱的,她就没拿,林涵拿起它时,从里面掉下一个信封,当他看完时,他睡在了地上好久好久,后来,终究哭出来了,他憋了很久,心里的痛能向谁述说。他抱着小熊满街的跑,一会大笑,一会大哭,人家看到他,都叹息。当初,那般气派,唉 现在呢?

陌景涵、:

你是我永远牵挂的哥哥

1

父亲病逝后两年,经人介绍,母亲带着7岁的我走进了一条幽邃巷子里的一座平房。斑驳的墙角站着一放诞风流个猥琐的男人,只看见第一眼,我就不喜欢他。他消瘦的满是沧桑的脸上堆满了笑,那笑,很生疏,让我抗拒。望了一眼他深陷的眼窝,我就害怕地躲到了母亲身后,却又忍不住探出头好奇地打量眼前陌生的家。

母亲让我叫他爸爸,我低下头不吭声,手却更紧张地抓着母亲的衣襟。他走过来讲:“不碍事,不碍事。”随后摸了摸我的头,指着屋子里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对我介绍:“他叫王小帅,是我儿子,今年9岁,以后就是你哥,如果他敢欺侮你,告诉我,我会揍扁他。”我厌恶地推开他的手,目光却瞥向站在我面前的瘦高男孩。他也正望着我,眼中满是欣喜。我没说话,倒是母亲很热忱地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说:“小帅,真挺帅的。”他一直微笑着,任由我母亲握着他的手寒暄松萝共倚。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大大的,温润的,透着笑意,只是他的脸脏兮兮的,头发乱得像没有折叠整齐的被窝。看着他滑稽的模样,我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看见我笑,他也乐了,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问:“弟弟,你叫什么兆载永劫名字?”“罗成宇。”我说。

那是我和哥哥的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兄弟情缘。我喜欢他脸上温暖而羞涩的笑容,喜欢他牵着我的手时开心的样子。我叫他小帅哥哥,他叫我弟弟。我们在一起时,他待我比亲哥哥还好。

2

我见过很多哥哥都会欺侮自己的弟弟,但小帅哥哥不会,他总是顺着我,护着我,围着我转,把好吃好玩的都留给我,给我讲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